咨询热线

+86-0000-96877

青岛网络文学作家上百人最高年收入300万 抄袭盗版猖獗维权难

浏览次数:    时间:2019-05-16
分享到:

热门影视剧对网络小说的青睐、网络作家收入的一再刷新,“现在我们青岛从事网络文学的作者有一个群,大概有上百人吧,收入最高的差不多年收入300万元。”陆婧和刘旻告诉记者,网络作家的收入差距很大,年入几十万的几万的都有,也有刚起步还没有很多固定粉丝的。”

2140天不断更一个月不下楼

陆婧(左)与刘旻合影。

很多网络作家在写作之前都会存几万字,但陆婧和刘旻却是“裸更”,陆婧说,“我非常开心的一点就是我到现在为止没有断更过,在阅文集团到现在为止最高累计开文1000万字、2140天没有断更。”为此陆婧也创造了长达一个月不下楼的纪录。对于石磊这种在青岛被称为“大神级”的网络作家来说,圈粉算是相对简单,“网文实际上有很深、很详细的划分,各种题材和体系。每个作者风格差别很大,要有自己的特色让别人无法模仿,只有这样才能像滚雪球一样吸引更多的读者。”

2015年陆婧写了一部总裁小说,出来之后忽然之间爆红,让陆婧措手不及,“稿费一个月超过五位数感觉有点不可思议”。陆婧写的更多的是古代家庭小说,“关注的是家长里短的生活,和《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》是差不多的类型。可能是跟年纪有关,情情爱爱的写得比较少,特别喜欢那种婆媳、妯娌之间的生活。目前连载的一部作品已经写了300万字,总阅读量超过了2000万。”在陆婧看来,“网络小说可以说是改变了我的生活”。

石磊虽然2014年才签约起点中文网,但现在已经成为青岛“拔尖”的网络作家,据说他靠写网络小说买了套海景房,在圈里成为大家传播的佳话。

刘旻则写了11年,写了20多本小说,累计字数超过1000万字。“我第一个月稿费是138元,还挺吉利的,第二个月稿费就突破了四位数,又突破了五位数。”和陆婧不同,刘旻写作类型比较广泛,“现代、古代、玄幻、灵异都有所涉及,写一个类型换一个笔名,混过很多网站。”

靠写网络小说买了套海景房

如何从根源上打击版网站,邱召奎认为,首先要呼吁加强知识版权的保护力度,对版网站判罚更加严苛;其次,互联网搜索引擎公司等不收录盗版网站,没有流量入口的话,就做不起来;第三,维权不能单打独斗,“需要更多的正规网站和作者联手,掌阅就有一次是几万名作者联名报警,最后200多名涉案的盗版网站负责人被抓,这应该是中国网文圈的‘盗版第一案’。”

网络文学越来越受到重视,随之而来的是盗版、抄袭的现象也越来越严重,让很多原创的网络作家深受其害,刘旻说,“先不说维权多难,有的官司打输了,抄袭者却红得一塌糊涂,觉得好悲伤,好悲哀”。 

万名作者联名维权成第一案

网络文学越来越受到追捧,今年世界读书日发布的“2018《中国好书》”榜单中首次出现了网络文学作品。青岛网络文学作家黑山老鬼(原名:石磊)、紫雪凝烟(原名:陆婧)和皇邪儿(原名:刘旻)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,他们也被推荐加入了作协,网络文学正走向主流化。但盗版、抄袭的现象也层出不穷,“龙的天空”CEO邱召奎透露,“在青岛成功维权的几乎没有,需要更多的作家、网站一起合力,在网文圈引起关注,才能真正威慑打击盗版。”

文/半岛记者 黄靖斐

图/半岛记者 贾馨儒

在石磊看来,“网络文学这个圈儿太大了,作品也多,很多读者跟我反映过,有本书是借用了我的创意跟我的相似之类的。但是这很难去界定,甚至去找对方都没什么意义;至于盗版,更是非常常见,很难处理。收集证据、打官司都是非常庞大的工程,对于网络作者个人来说,大部分都不愿也不会把精力花在这上面,而且基本也没有结果,大都选择忍气吞声。”

提到网络文学作家,大家会觉得他们既低调神秘,但又都有网红潜质,不但靠粉丝阅读获得不菲收入,作品被改编成热门影视剧,尤其是“大神”级别的作家,年收入百万、千万,甚至上亿。青岛网络文学作家陆婧2010年与小说阅读网签约,已经写了9年,写了10多部网络小说,“最早我是在怀孕的时候混育儿论坛,就开始写点儿帖子。写网络小说也很偶然,第一个月的稿费是800元。”

网络文学正走向主流化,青岛市文联也开始重视起网络文学作家。青岛市作家协会下设有网络创作委员会,著名作家连谏担任主任。副主任王国梁透露,“网络创作委员会目前有24人,了解和掌握的创作者有120多人,推荐6位加入了省作协,加入市作协的也约有50名。”石磊、陆婧和刘旻等都被推荐加入了省作协。陆婧透露,“以前一说写网络小说,别人都感觉是写小黄文的,看人的眼光都很不一样。现在被推荐加入了省作协,有受宠若惊的感觉。”刘旻则认为,现在草根作者在网上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个巨大的空间和平台,“我们还上过央视,接受过CCTV-13的采访。”

针对盗版维权方面,邱召奎也感觉很无奈,“只能投诉后盗版网站能撤掉作品,但作者本身目前很难得到赔偿。邱召奎介绍,大部分的盗版网站都是在境外架设服务器,域名也在境外,很多情况下投诉、发律师函只能作为一种威慑,维权很难。“盗版网站的数量太多,几百万个网页根本没有精力挨个去找,其次盗版的成本太低,关了一个,他们可以新开十个网站,关十个网站,他们可以再开100个。”此外,针对盗版网站的处罚力度也不够,“之前有一个新闻,一个盗版网站被处罚,他们盈利了300多万,只罚了十几万,违法成本太低”。

地址:这里是您的公司地址  电话:+86-0000-96877  手机:+86-0000-96877
永利网上娱乐|永利澳门线上娱乐场|Sitemap1|Sitemap2   ICP备案编号:琼ICP备14001732号